酒酿柠檬团子

永远的天枢子民💚💚,仲孟💚,熊彭💚,执离执,戬杰,钤光,执峰,齐蹇齐,IE,启裘,骁艮,骆墨,夜萧~cp洁癖患者
新欢友卯😉

© 酒酿柠檬团子 | Powered by LOFTER

【佐艮】皮影戏(五)

生贺第五弹~ @G先森 生日快乐🎂

艮墨池在毓骁的山寨住了整整三个月。三个月中,朝廷的形势仍是一片混沌不堪,宗室各路子弟,打得人仰马翻,仍是未出结果。以至最后,皇室们达成约定,暂且停止争斗,等“德高望重”的丞相归朝。

艮墨池的这三个月,仿若是与世隔绝,仿若自己都忘了,曾是尊贵无比的太子,曾被一个叫做毓骁的盗寇捉到山寨。

他每日都不由自主的走到山上,山谷深处,有清溪潺潺,有山花烂漫,也有白衣如雪的公子与绯衣明艳的戏子,日日说着情话,海誓山盟,生离死别。

自那日后,艮墨池与毓骁,除了在皮影里演绎另一种人生,再无它话。艮墨池甚至忘了自己只是一个囚徒,而对面那个看似温婉的白衣公子,其实是他的...

【生贺】皮影戏(四)

生贺第四弹 @G先森

艮墨池瞧得有些痴了,便悄然上前,看缠绕在毓骁指间的皮影,在幕布后化作翩翩少年,只听他唱到,公子啊,为何上天偏偏要我遇到你,又为何偏偏要安排这样凄惨的结局。为何,我们,总是要做离人?

他微微叹口气,走到幕后,看到毓骁俊朗的脸庞,一对眸子含着温柔的光,专注的盯着手里的皮影。

后者见有人来,便抬起头,灼灼的眼,良久的打量着他。

被劫持到山寨,艮墨池也无心装束,一头青丝只是随意用头绳扎了,垂在胸前,仅着一身素袍。

毓骁却看的有些入了神,张口道,你这般模样,真好看。

艮墨池不语,走到他身旁,拿起另一个绯衣公子的皮影,轻声吟唱,他说公子啊,你我才开始相遇,为何偏偏坚持要...

【生贺】皮影戏(三)

生贺第三弹 @G先森

艮墨池常常在想,若毓骁换一种身份,再着一套如白衣公子般的月色长衫,重新与自己相遇,他一定会在一瞬间情不自禁的爱上他。

其实艮墨池的心里,一直是向往着宫外自由的生活,他憧憬着宫外湛蓝的天空,和清新的空气。

但,这并不表示他喜欢以这种被掳走的方式离开皇宫。

毓骁将他带到山寨,便不再理会他。却派了两个机灵勤快的小厮每日来照顾他的生活起居,除了吃穿用度比宫中差了些,其他时候总让艮墨池恍惚他仿佛还生活在皇宫那个金丝笼里。

只是一厢是这般莫名其妙的礼遇,另一厢却又不许他踏出房门半步。

身为太子的骄傲与自尊,让他对此无比抗拒,他开始不吃不喝,任那两个小厮百般劝住也不为所动...

【生贺】皮影戏(二)

@G先森 生贺第二弹~( ̄▽ ̄~)~

艮墨池遇到毓骁的时候,他正躲在屏风后,瑟瑟发抖。

 

 

当今天子身体一直就不健壮,尤其是近几年越发的孱弱了,经常咳个不停。终于在一个月前,因为一场风寒,倒在龙榻上,再也没有起来。三日后便撒手人寰,甚至来不及跟艮墨池见上最后一面。

 

艮墨池虽为先帝独子,本该继承地位,但大臣们没人将他这个还未成年的小太子放在眼里,每个人都在盯着上面的座位虎视眈眈。王爷们暗中拉帮结派,大臣们互相观望,比较利弊。

而此时又恰逢多事之秋,内忧刚刚爆发还未解决,外患又不断涌现。边境的异族们不断侵扰防线,来势汹汹。佐奕作为丞相之子,更是...

感谢我家亲亲 @阿良 的投喂,超级好吃~

阿良:

弃墨效应(一)

毓骁×艮墨池
不喜勿入
引号内是墨墨的内心戏和人物对话
弃猫(艮墨池)效应:被抛弃过一次的猫(墨墨)再被人捡(骗)回去就会特别乖巧
这是一只内心戏超丰富的艮喵(我的艮喵就是这个颜色的。理直气壮.jpg)
喵片来源@伊诗拉格 
投喂 @酒酿柠檬团子

以下正文:

艮墨池跪在天璇王的案前,小臂上的一片暗色在赭黄衣衫上甚是显眼。

但天璇王对此视若无睹,摩挲着战报似笑非笑的打量着艮墨池。

良久,他才开口道:“艮先生对我天璇还不甚了解,望回去后能静心与仲君再学习一番。”
说罢,陵光摆手,艮墨池便被侍卫们客客气气的请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