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酿柠檬团子

永远的天枢子民💚💚,仲孟💚,熊彭💚,执离执,戬杰,钤光,执峰,齐蹇齐,IE,启裘,骁艮,骆墨,夜萧~cp洁癖患者
新欢友卯😉

© 酒酿柠檬团子 | Powered by LOFTER

【佐艮】皮影戏(五)

生贺第五弹~ @G先森 生日快乐🎂

艮墨池在毓骁的山寨住了整整三个月。三个月中,朝廷的形势仍是一片混沌不堪,宗室各路子弟,打得人仰马翻,仍是未出结果。以至最后,皇室们达成约定,暂且停止争斗,等“德高望重”的丞相归朝。

艮墨池的这三个月,仿若是与世隔绝,仿若自己都忘了,曾是尊贵无比的太子,曾被一个叫做毓骁的盗寇捉到山寨。

他每日都不由自主的走到山上,山谷深处,有清溪潺潺,有山花烂漫,也有白衣如雪的公子与绯衣明艳的戏子,日日说着情话,海誓山盟,生离死别。

自那日后,艮墨池与毓骁,除了在皮影里演绎另一种人生,再无它话。艮墨池甚至忘了自己只是一个囚徒,而对面那个看似温婉的白衣公子,其实是他的生死对头。

只是到那一日,他一如既往的来到山上,却不见他的白衣公子,依稀一道身影,银白铠甲,玄色披风,在山风中吹得鼓鼓作响,他的神情一如既往的冷漠,那双眼中的忧郁却更加浓烈。

他不由怔住,站在毓骁的面前,如羔羊般,惊惶不安,眼前的毓骁,平静地告诉他,丞相得胜归朝,闻知太子已在宫乱中丧生,大怒,以率军杀上山寨。

山风吹来,艮墨池打了个冷颤,遗忘只是自欺欺人的手段,他仍是太子艮墨池,而他,只是劫持他到山寨的毓骁。

只是他想不明白,为何毓骁要放出话,说自己已被他杀害。

他转身便走,说我去告诉丞相,我让他休战,以免给两军带来不必要的伤亡。

却被毓骁一把拉住,艮墨池只觉得自己被生生扯过去,一个酿跄,撞进毓骁的怀里,听着他强有力的心跳,只感觉,这个怀抱,熟悉的如生前的恋人。

艮墨池静静的埋首于他的胸前,耳边传来他低沉的声音,他说,艮墨池,我送你下山,以后,当个平民百姓。

忘了我罢。

他瞪大眼,问为什么,为什么你就不能听我的安排,为什么一定要坚持做离人。

毓骁叹口气,明明眼中满是不舍,却狠心将他推开,他说,你不明白,艮墨池。你不明白。

艮墨池蹙眉,迟疑着不肯走,一转身,忽然看到山下走上一个人影,提着剑,率大军气势汹汹而来。

那是当朝丞相,脸上挂着自信得意的笑容,走的气喘吁吁,却不忘讽刺道,毓骁,原来你的地盘,是如此不堪一击。

他紧紧的拉住毓骁的手,左顾右盼,却都不见佐奕。心里打定主意,无论如何,绝不可以让他们伤了毓骁。

毓骁不语,而走近的丞相大人,一双眼却瞪如铜铃,在看清毓骁身旁的他之后,不由失声,他怎么还活着?

艮墨池正欲说话,身畔毓骁却长叹一声,修长的手缓缓举起,而后从脸上,慢慢揭起一层面皮。

那是一张极其精致逼真的脸皮,脸下却是另一张俊朗的脸庞,白皙的皮肤,温和的眼。

军士哗然,艮墨池往后退了两步,不可置信的看着这个眼神悲哀到极致的男子。那是他的青梅竹马未婚夫。

丞相的公子佐奕。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刺不刺激~ @G先森

终于可以打上佐艮的标签啦✌and前几篇一直暗搓搓的打佐奕的tag,就是因为佐奕一直在啊,只不过换了个身份而已

当初说好的送你佐艮文呢,不过后续还有反转哦( ̄y▽ ̄)~*捂嘴偷笑

评论 ( 4 )
热度 ( 1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