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酿柠檬团子

永远的天枢子民💚💚,仲孟💚,熊彭💚,执离执,戬杰,钤光,执峰,齐蹇齐,IE,启裘,骁艮,骆墨,夜萧~cp洁癖患者
新欢友卯😉

© 酒酿柠檬团子 | Powered by LOFTER

【生贺】皮影戏(四)

生贺第四弹 @G先森

艮墨池瞧得有些痴了,便悄然上前,看缠绕在毓骁指间的皮影,在幕布后化作翩翩少年,只听他唱到,公子啊,为何上天偏偏要我遇到你,又为何偏偏要安排这样凄惨的结局。为何,我们,总是要做离人?

他微微叹口气,走到幕后,看到毓骁俊朗的脸庞,一对眸子含着温柔的光,专注的盯着手里的皮影。

后者见有人来,便抬起头,灼灼的眼,良久的打量着他。

被劫持到山寨,艮墨池也无心装束,一头青丝只是随意用头绳扎了,垂在胸前,仅着一身素袍。

毓骁却看的有些入了神,张口道,你这般模样,真好看。

艮墨池不语,走到他身旁,拿起另一个绯衣公子的皮影,轻声吟唱,他说公子啊,你我才开始相遇,为何偏偏坚持要做离人?为何你就认定,结局是凄惨而无望?

白衣公子的身影,伫立不动,身畔的毓骁,也如被施了定身术般,良久不语,半晌才望着他,眸子中,满是忧郁。

太子殿下问的,是皮影,抑或是在下?

艮墨池手指一颤,绯衣美人缓缓倒下,他起身,抬头望湛蓝得无一丝云彩的天空,优美的歌声缓缓在空旷的山谷间回荡,他说,你不若就归降朝廷,我会劝丞相,给你和你的你的兄弟,一个特赦。

毓骁不由失笑,起身,纤长手指轻拂过他的脸庞,摇头叹道,太子殿下果然涉世未深,箭在弦上,怎还能收回,我之处境,怎可能归降,即使归降,朝廷又怎会饶我。

我与朝廷,终有一日,是要决一死战的。

艮墨池回过头,望见他冷漠的脸,赌气挥退他的手指,低声道,为何你不信我,我求不得丞相,还求不得佐奕吗?

话刚出口,却被毓骁扳过身子,一双眼直直的盯着他,他的唇,都快碰到毓骁的脸庞。毓骁的肌肤冰凉僵硬,艮墨池抬起头,听他的声音在耳畔响起,如一头孤狼在低喃。

太子,你喜欢你的未婚夫佐奕吗?

他问的如此直接,艮墨池的脸不由泛红,不假思索地摇摇头,想了想,他叹口气,其实佐奕并不惹人讨厌,只是总是如温开水般,他一想起即将与不爱的人要共度一生,心里便无比难受。

毓骁突然放开他的身体,转身扬长而去,走了几步,站在山风中,任衣袖被吹的鼓鼓做响。

他说,太子,我想你对他,大概并不了解。

艮墨池望着他远去的背影,突然有些怔忪,他转身,拿起躺在地上的白衣公子皮影,想起毓骁刚才的吟唱。

想起他那双无比忧郁的眼神,毓骁对他的结局似乎已经知晓,只是他自己的结局呢?最后是被救回宫,与佐奕完婚,抑或,就此被遗忘在山头一辈子。

艮墨池的手指,温柔的拂过白衣公子精致的脸庞,腮旁升起两朵桃花,其实自己的心里,是多么希望是最后一种结局。

只是再不谙世事,艮墨池也知道,丞相归朝后是绝不可能弃他于不顾的,也不可能弃朝廷的脸面于不顾的。

评论 ( 6 )
热度 ( 1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