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酿柠檬团子

永远的天枢子民💚💚,仲孟💚,熊彭💚,执离执,戬杰,钤光,执峰,齐蹇齐,IE,启裘,骁艮,骆墨,夜萧~cp洁癖患者
新欢友卯😉

© 酒酿柠檬团子 | Powered by LOFTER

【生贺】皮影戏(三)

生贺第三弹 @G先森

艮墨池常常在想,若毓骁换一种身份,再着一套如白衣公子般的月色长衫,重新与自己相遇,他一定会在一瞬间情不自禁的爱上他。

其实艮墨池的心里,一直是向往着宫外自由的生活,他憧憬着宫外湛蓝的天空,和清新的空气。

但,这并不表示他喜欢以这种被掳走的方式离开皇宫。

毓骁将他带到山寨,便不再理会他。却派了两个机灵勤快的小厮每日来照顾他的生活起居,除了吃穿用度比宫中差了些,其他时候总让艮墨池恍惚他仿佛还生活在皇宫那个金丝笼里。

只是一厢是这般莫名其妙的礼遇,另一厢却又不许他踏出房门半步。

身为太子的骄傲与自尊,让他对此无比抗拒,他开始不吃不喝,任那两个小厮百般劝住也不为所动,将那些装有平素十分喜爱的糕点、饭菜的碟子通通摔了出去。

到了第三天,即便艮墨池平日经过锻炼的身体并不虚弱,现在也已经在塌上快爬不起来了。在挣扎着站起身,将最后一个碟子碎的稀碎,又把两个小厮推出门外后,便再也支撑不住,身子一歪,倒在了地上。

艮墨池握紧门框,努力想让自己站起来,却感到指尖一疼。原来是刚刚倒下去时不小心,被地上的碎片划出了一道伤口。

伤口很深,血止不住的往外流,似乎将他仅存的一点力气随着血液一起带出了体外。艮墨池闭上眼,任由自己,到了下去。

再挣开眼,却看到毓骁正坐在他的床前。艮墨池叹口气,若非现在还保留着一丝清醒,他定又会以为,眼前是他那获得了白衣公子活了过来。

他伸手想推开毓骁,从指尖传来的刺痛让他记起自己的手指被弄伤了。低下头,发现伤口早已被细细的包扎好,而毓骁正从桌边回来,手中捧着一碗莲耳汤。

艮墨池扭过脸,紧闭着双唇,却被他的大手一把捏住下巴,硬生生的掰开,一勺勺将汤灌了下去。

他本想吐出去,但一抬头,对上了毓骁那一双深邃的眼,那般温柔悒郁的眼神,使他心头一软,便将莲耳都咽了下去。

耳畔传来他低沉悦耳的声音,你若觉得寂寞,明日便去山头走走罢。

第二天,艮墨池再走出房门,果然便无人阻止。他在偌大的山头东走西逛,山上其他人看到他也无一人上前相询。

就这样逛了几日,艮墨池站在山头,任野风让自己一头青丝吹成乱麻,而他的心也如乱麻一般。

离宫这些曰子果真竟无一人来寻他,也不知丞相和佐奕是否已平定战乱搬师回朝,回朝后又是否会来剿灭这些盗寇。

想到毓骁被抓后有可能会被处以极刑,他浑身一颤,只觉得自己心里涌上一股莫名的情绪,又酸又涩,五味交杂。

正恍惚间,却听到一阵低沉的歌声随着山风飘了过来。
公子啊,我到底要什么时候才能得到你的心?

艮墨池的心不由得跳的飞快,跟着歌声,只见幽林深处有一道身影,白衣如雪,墨发纷飞。
他修长的手指,正灵活地牵扯着一个皮影,任那白衣公子庄张起的幕后,深情吟唱。

埋了好多伏笔,不知道有没有小可爱能猜到后续呢๑乛v乛๑嘿嘿

评论 ( 2 )
热度 ( 1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