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酿柠檬团子

永远的天枢子民💚💚,仲孟💚,熊彭💚,执离执,戬杰,钤光,执峰,齐蹇齐,IE,启裘,骁艮,骆墨,夜萧~cp洁癖患者
新欢友卯😉

© 酒酿柠檬团子 | Powered by LOFTER

【生贺】皮影戏(二)

@G先森 生贺第二弹~( ̄▽ ̄~)~

艮墨池遇到毓骁的时候,他正躲在屏风后,瑟瑟发抖。

 

 

当今天子身体一直就不健壮,尤其是近几年越发的孱弱了,经常咳个不停。终于在一个月前,因为一场风寒,倒在龙榻上,再也没有起来。三日后便撒手人寰,甚至来不及跟艮墨池见上最后一面。

 

艮墨池虽为先帝独子,本该继承地位,但大臣们没人将他这个还未成年的小太子放在眼里,每个人都在盯着上面的座位虎视眈眈。王爷们暗中拉帮结派,大臣们互相观望,比较利弊。

而此时又恰逢多事之秋,内忧刚刚爆发还未解决,外患又不断涌现。边境的异族们不断侵扰防线,来势汹汹。佐奕作为丞相之子,更是要亲自挂帅出征。

 

艮墨池觉得自己如被抛弃的皮影,这段时间本就生活的小心翼翼,如履薄冰,惶惶不可终日,现在就连唯一能让他依靠的佐奕也离开了他。

 

 

那一日,宫乱还是来了。先是宫殿一角走了水,青烟一点点蔓延到艮墨池的房间,艮墨池正要仓皇出逃,却看到一队人马,闯进了宫殿,银白色铠甲反射着森森寒光,刺痛了他的双眼。

 

后来艮墨池才知道,闯入宫殿的这些人是民间的起义军,他们虽无一官半职,很多甚至不识字,都是草寇出身,但却呈现出星星之火之势。如今,这些人加在一起,已经是一股不小的势力了。

 

本来这种民间组织势力再大,也打不进宫来,但现在的朝廷上下,只顾着为帝位斗的你死我活,满朝文武竟无一人赶来相救。至于他这个太子,这些人自然是恨不得他早归黄泉,免得挡了他们的路。

 

艮墨池是学过武的,但自小在深宫中长的的他何曾见过如此多杀气腾腾的人,他只能尽可能的把自己缩成一团,屏住呼吸,紧咬着嘴唇免得自己忍不住叫出声来。

 

但屏风薄薄的一层纱纸,又如何抵挡得住这些叛贼的步伐,宫女的恐惧的尖叫声和众人慌乱奔跑的奔跑声清晰的传入他的耳中。

 

艮墨池握紧双拳,指甲深深陷入掌心一边仔细的听着外面的声音,一边祈祷他们不要发现他。突然外面安静了下来,艮墨池正疑惑着,忽然发现屏风上映出一道人影,他的一颗心紧张的仿佛要跳出来。

 

但人影却在屏风前停下了脚步,并未绕道屏风后抓他,这让他的一颗心稍稍平静了一些。只见,人影弯下了腰,从地上捡起了一样东西。

 

那是艮墨池平日里珍之重之的宝贝——皮影,只是刚刚躲藏的时候太过匆忙,不经意间将皮影掉落在了屏风附近。

 

艮墨池心中一阵难过,却听得屏风外响起了一道低沉悦耳的男声。

公子啊,可否让我一睹你俊秀的容颜。

 

艮墨池瞪大了双眼,屏风上映出一个娇小的身影,赫然是他的白衣公子。一举一动,手法十分娴熟。他不由得吃惊的想到,原来反贼也有会玩皮影的啊。

 

正恍惚间,只听得刷的一声,眼前便闪过一道冷冽的寒光,艮墨池尖叫着闭上了眼,身前单薄的屏风已经被剑一分为二。

 

眼前的男子,银色铠甲,纯白衣衫,眉似墨画,倜傥风流,天生一副好皮囊,一双深若寒潭的双眸正灼灼的盯着他。

 

艮墨池瞧得有些出神,这男子分明就是他的白衣公子幻化而成。只是他的表情却冷的如他的铠甲一般,即便是勾起嘴角对他微笑,艮墨池也觉得极其危险。

 

艮墨池慢慢的后退着,想要跟他拉开距离,却被男子长臂一伸,轻轻的将他圈入怀中,紧接着将他抗在肩上,扔下一句,撤吧,便带头光明正大的向宫外迈步走去。

 

艮墨池在男子肩头不停的反抗着,却并没有什么作用,只换来众人的嘲笑和嘘声,以及男子对他臀部的摧残。最后艮墨池只得恨恨的瞪着他,以此来表达他的愤怒,但男子却依旧表情淡漠的看不出喜怒哀乐。

 

 

后来,艮墨池才知道,白衣男子名唤毓骁,是他们的首领。

评论 ( 11 )
热度 ( 2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