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酿柠檬团子

永远的天枢子民💚💚,仲孟💚,熊彭💚,执离执,戬杰,钤光,执峰,齐蹇齐,IE,启裘,骁艮,骆墨,夜萧~cp洁癖患者
新欢友卯😉

© 酒酿柠檬团子 | Powered by LOFTER

[骁艮]鱼与毓(上)

情节傻白甜

文笔幼儿园

逻辑不存在

死亡预警

文中一切名字,请勿上升真人

全文骁艮向,含佐艮,雷者勿入

最后祝小天使们七夕快乐~(^з^)-☆

(一)

艮墨池第一次遇见毓骁的时候,毓骁正拼命的往鱼缸里投放鱼食。

 

艮墨池本是不喜欢养鱼的,他觉得养鱼还要经常换水好麻烦,他更喜欢养猫,尤其喜欢吧猫抱在怀里,一遍一遍撸。可惜,艮墨池天生有一些毛发过敏,短时间还可以,时间长了就会全身起满小红点。

全文骁艮向,有轻微的左艮,雷者误入

 

在高中毕业那年,他的学长仲堃仪和孟章送了他一黄一绿两条小鱼,说是担心他以后到遖宿念大学会孤单,所以送了两条小鱼给他作伴。艮墨池本不想要,他嫌麻烦,但后来想想也是学长的一番心意,便收下了。艮墨池虽然嘴上说着不喜欢,但到底是刀子嘴豆腐心,养着养着也养出了感情,给两条小鱼分别起了名字,黄的叫熊熊,绿的叫彭彭。

 

遖宿大学校风自由,学生可以住宿舍,也可以自己在外面租房子住。不喜欢热闹的艮墨池果断的选择了学校附近一个公园旁边的公寓租了下来。当他放下行李,并暂时将袋子里的小鱼安置在水盆里后,便匆匆出门想给小鱼买个新家。

 

艮墨池选择住在这里的原因一个是因为安静,另一个原因就是附近有一个鱼店,方便他买鱼食和其他养鱼需要的东西。

 

当他赶到鱼店的时候,便看到了鱼店的店员毓骁正不停地往鱼缸里放着鱼食。艮墨池看着鱼缸中小鱼们圆滚滚的肚子,心里不住的为它们默哀。

 

(二)

自从换了新家,艮墨池便喜欢每隔几天抱着他的熊熊和彭彭早起去公园的人工湖给鱼换水,再喂个食。

 

人工湖虽然就在公寓附近,但一来一回也要半个小时,再加上换水喂食,差不多要花费一个钟头,但艮墨池依然乐此不疲。倒不是艮墨池有多喜欢早起锻炼,作为一个生长在21世纪的孩子,艮墨池也喜欢晚上不睡,早上不起的生活模式。但当他无意间看到了有人早晨在公园跳街舞的时候,便对早起有了无限的动力。

 

他喜欢街舞,虽然他不会跳,但不妨碍他对这项运动的欣赏。尤其是他们中那个喜欢戴帽子的少年。

 

艮墨池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只知道他好像有无数顶帽子,黑的,白的,蓝的,红的,破洞的,还有铁环的。艮墨池觉得他从未见过可以把各种颜色的帽子都驾驭的如此好看的人,每次看到他跳舞,他的心都跳得飞快。

 

(三)

在班级的第一次见面会上,艮墨池再一次见到了毓骁。后来艮墨池才知道,毓骁是遖宿本地的,那家鱼店是他的哥哥毓埥给他开的。顺便毓骁的哥哥很有钱,是一家大公司的总经理。

 

自从发现和艮墨池是同学之后,毓骁总喜欢坐在艮墨池前面,并故意挺直腰背。艮墨池也尝试过坐在第一排,但当他吃了一节课的粉笔灰之后,他觉得他还是坐在第二排吧,既然毓骁喜欢坐他前面,那就让他去吃粉笔灰吧。

 

一天,不巧坐在艮墨池前面的都比他高,左右都看不到黑板,看着前面的毓骁伸长脖子,耀武扬威的样子,艮墨池恨恨的想用手中的笔去戳前面人的后背,但直到下课的时候,艮墨池也没有真的付诸行动。

这次看你穿的一身白就放过你,要是再有下次,我一定把你身上戳出81个窟窿!——至于这是气话,还是是艮墨池的真实想法,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四)

傍晚时分的公园人不多,总是静悄悄的。一天,当艮墨池抱着他的熊熊和彭彭穿过长长的林荫小道,走向人工湖打算换水时,忽然之间,仿佛听到了几声微弱的、像是婴儿啼哭的声音。

艮墨池顺着声音一路寻找,终于在一张长椅上,看到了声音的源头。

 

那是一只浑身雪白的小奶猫,虚弱的躺在盒子里,黑漆漆的眼睛渴望的看着艮墨池,不停的叫唤着,看来是饿坏了。

 

艮墨池打开自己的背包,左翻翻,右翻翻,也没找到可以吃的东西。最后,他把目光锁定在给小鱼准备的食物上。正当他想把手中的鱼食喂给小猫时,一个声音及时阻止了他。

 

是那个喜欢戴帽子的少年,他今天带的是一顶白底红纹的棒球帽,抬起头的一刹那,艮墨池第一次看清了他的样子。

 

他有一张很干净又带有一些秀气的脸庞,尤其是两只眼睛,清澈的仿佛山间的泉水。艮墨池似乎看到了自己微微发愣的脸庞。

 

“它是我捡到的,但是我是住校生,宿舍不允许养猫,所以我只好把它放在这里,你可以把它带走吗?”语气里有着恳求,这让艮墨池实在说不出拒绝的话。少年想了想补充到:“哦,它不吃鱼食。”

 

艮墨池忙说:“不会不会。”说着把手中的鱼食收了起来,“请问,它有名字吗?我叫艮墨池,石墨的墨,池塘的池。”

 

“我叫它小梦。你的名字真好听,很美。”少年看艮墨池同意收养小梦也很开心,“对了,我叫佐奕。”

 

佐奕,这名字真好,比毓骁的那个破名字强多了。

 

(五)

跟佐奕分开后,艮墨池一手抱住鱼缸,一手抱着小梦,心里却在不住的犯愁。刚刚脑袋一热就答应了,可自己有毛发过敏,实在是养不了啊。突然之间,艮墨池眼前一亮,他面前是毓骁的鱼店。

 

艮墨池向店内走去,碰巧毓骁又在往鱼缸中投放着鱼食。毓骁看到艮墨池来了,很开心。艮墨池也不跟他绕圈子:“毓骁,我今天捡到了一只小猫,但是你也知道我有毛发过敏,你可以收留它吗?”

 

毓骁答应的很爽快:“行啊,我可以养它,但不能在这里,你也看到了我这都是鱼,我得把它带回家。正好,我家离这不远,你跟我一起把猫送到我家,顺便看看我家的环境,你也好放心的把猫交给我。”

 

艮墨池想了想,毓骁说的也有道理,要是毓骁家里太脏太乱,自己也确实不能把小梦放心的交给他。但走着走着,艮墨池感觉有些不对,这不是再往他家的方向走吗!

 

随着离他家越来越近,艮墨池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而俗话说,怕什么来什么,当毓骁停在他家隔壁的时候,艮墨池已经在心里无数次的问候了老天爷。

 

毓骁的家意外的很整洁,很干净,艮墨池原本以为像这种大少爷一个人出来住家里会很乱。艮墨池在毓骁家大致巡视了一圈,对小梦未来的新家很满意。

评论 ( 8 )
热度 ( 3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