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酿柠檬团子

永远的天枢子民💚💚,仲孟💚,熊彭💚,执离执,戬杰,钤光,执峰,齐蹇齐,IE,启裘,骁艮,骆墨,夜萧~cp洁癖患者
新欢友卯😉

© 酒酿柠檬团子 | Powered by LOFTER

【骁艮】注定(下)

快来领取   @阿良    你生日贺文的大刀子,依旧全文ooc,崩坏严重。

私设男男和男女在一起一样普遍。再次强调,看文时,请一定不要带着脑子,逻辑君已死。捂脸跑

-----------------------------------------------------------------------------

(十二)

剧组的记者发布会。

 

“这剧本写的真好。”记者们纷纷赞叹着。

“男主呢?毓骁在哪?怎么还没过来?”

 

突然,夜枭兴奋的一指门口:“是毓骁!他来了!”

但还等他消化完这份喜悦,只见毓骁走到他面前,啪的一声将一沓照片摔在他的脸上,“这些照片都是你的杰作吧!”照片在空中纷飞,上面赫然是毓骁与艮墨池的亲密照。

 

夜枭定定的看着他:“毓骁,原来你是这么想我的。”他咽了口气,用颤抖着声音说道:“是我。

 

“夜枭,我真没想到,你居然同剧组饰演的一样恶毒,看来这角色给你演真是再适合不过。”毓骁冷冷的看着夜枭,眼里充满了愤怒与不屑。

 

“毓骁,之前我不明白为什么你会让艮墨池去演男主,现在我懂了,不过是因为你的一己私爱。”夜枭激动地说。

 

“是,我承认,我爱他,不论是戏里还是戏外我都爱他,从来都不是你——夜枭!”毓骁面对着身旁闪烁不已的闪光灯坚定地说道。

 

说罢,拉起身旁艮墨池的手,面对着所有人,所有媒体,大声的宣布道:“艮墨池,我爱你!”

而身旁的艮墨池早已感动的一塌糊涂,整个人都在微微的颤抖着。

 

“艮墨池先生,请问你们是因戏生情吗?”记者们如潮水般一拥而上。

 

人群中,毓骁握紧艮墨池的双手,他发誓,一辈子都不会放开他。

 

被晾在一边的夜枭用一双怨毒的眼看着他们离去的方向“毓骁,你和艮墨池,绝对不会幸福的!”

 

 

(十三)

毓府。

 

超级现代的欧式装修风格,晃花了艮墨池的双眼。

 

毓老爷欣慰的拉着毓骁的手感慨道:“你终于放弃娱乐圈,打算回来继承我的家业了,太好了,太好了。”

 

“是”,毓骁紧紧拉住艮墨池双手,“为了艮墨池。”演艺圈太可怕,像艮墨池这般心思纯洁的人,不能也不应该留他在娱乐圈中受人指指点点,既然是他把艮墨池带进娱乐圈,那他就有责任保护他不受任何伤害的离开。

 

“伯父好,白姨好,我是艮墨池。”艮墨池欠身。

 

白姨在艮墨池身上微微的打量着,暗暗蹙起了眉。

 

毓老爷盯着艮墨池的脸也是暗暗心惊不已,太像了,差点就脱口而出一句“白霜,是你吗。”

可是白霜已经死了。

早在二十年前,那个总喜欢穿一身白衣的女子,就已经死在了自己的怀里。

 

 

晚饭后,艮墨池和毓骁窝在沙发上看电视,正是他两一起演出的那部。艮墨池躺在毓骁怀里,像一只安静的猫。

 

“毓骁,你相信前世今生吗?”

“我相信。”

“那你来世还会记得我吗?”

“会的,每生每世,我都会找到你,爱上你,跟你携手到老。”

 

 

毓骁渐渐在沙发上睡着了。

 

毓老爷走进来,悄悄对艮墨池唤道:“墨池,你过来一下。”

 

艮墨池虽然心下疑惑,却也没说什么,静静地跟着毓老爷走到了书房。

 

书房中放着数十个画架,都盖着白布,毓老爷颤抖着手将白布一一掀开,温柔着抚摸着画上人的脸庞,向艮墨池问道,“你认得画中之人吗?”

 

艮墨池看着画框中的少女,或怒,或笑,栩栩如生,可那眉眼和自己竟有七八分相似,若不是性别不同,艮墨池都要相信画上的人便是自己了。

 

“不认得。”艮墨池摇摇头。

 

“那你可有母亲或阿姨名唤白霜?又或者家里有没有亲属长辈喜穿白衣?”毓老爷不甘心的问道,他实在不相信人和人之间竟可以如此相似。

 

艮墨池想了想道:“没有,我家祖祖辈辈都是乡下人,并无老爷话中所提之人。”

 

“哎~罢了罢了,小白不是她,你也不是他。”

 

“你终究还是忘不了她,我,永远,都只能是他的替代品。”白姨默默的站在门口,脸上的皱纹仿佛更深了。

 

二十年前,她嫁给毓老爷,不过就是因为有着与白霜相似的眉眼。毓老爷从不唤她的名字,名府中所有人叫她“小白”。后来就连她自己都忘了她本名是什么,也因着白霜喜穿白衣,她把所有其他颜色的衣服都扔了,从此以后只着白衣。就连毓骁,为了讨毓老爷欢心,白姨也总让他从小就穿白色的衣服。

 

二十年匆匆而过,小白也成了白姨。

 

这二十年间,每每看到与白霜长得相似的少男少女,毓老爷总忍不住会对他们好,这二十年来已把她的心折磨的千疮百孔。

 

唯一能支撑他坚持下来的就是毓骁。

“小白,小白~”毓骁也曾如此还她。

当毓骁抬起脸,向她露出天真无邪的笑容时,她只惊觉见到了天使。

 

 

 

(十四)

艮墨池在毓家数月,毓老爷疼他,如亲生儿子一般。

艮墨池如剧中一般给毓老爷推拿按摩,时常推着轮椅,带毓老爷到公园散心。

 

毓骁认真的打理着公司账目,看到父亲如此喜欢艮墨池,心下也很欢喜。

“墨池,等你毕业,我们就结婚吧。”毓骁抓紧他的手,抵在胸口。

 

艮墨池低下头,看着手中的童话书,结局里公主和王子永远的幸福生活在一起,可我们呢,我们的童话又会持续多久呢?

 

 

 

毓骁和艮墨池的订婚宴在一个美丽的春日,就像他们相遇的时节一般。

 

两人身穿洁白的礼服在樱花树下笑魇如花,来参加宴会的大批毓骁的粉丝聚集在门外阵阵抽泣。

 

毓老爷和白姨穿着一身红衣,挽着手,恩爱有加,羡煞旁人。

 

艮墨池的父母也从乡下赶来,颤颤巍巍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模样。

 

毓骁拿出戒指,单膝跪地,在众人面前许下誓言“墨池,让我照顾你一生一世,,不,每生每世,你,愿意吗?”毓骁满眼都是化不开的温柔。

 

艮墨池低下头,感觉眼泪马上就要夺眶而出。

 

“不行!毓骁,你不能娶艮墨池!”夜枭一声厉喝,冲了进来。吸引了全场的目光。

 

夜枭手中捧着一个匣子,走到一对新人面前。

 

本来好好的订婚宴,就被夜枭搅和了,毓骁怒发冲冠,抬手就要给夜枭一个耳光。

 

夜枭举起匣子,上面的照片跟艮墨池仿佛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她叫白霜,是艮墨池的亲生母亲,你和艮墨池是同父异母的亲兄弟。”夜枭看着毓骁冷笑道。

 

“不,夜枭,你在骗我,这不是真的。”毓骁脸色惨白。

 

夜枭看向艮墨池的父母,“艮伯父,艮伯母,艮墨池是你们收养的孩子,对吗?”两位老人虽然没说话,但他们的表情已经说明了一切。

 

“碰”的一声,毓老爷轰然倒地。

“白霜,白霜……”毓老爷口中不住的呢喃道。

身旁白姨抱紧了毓老爷,紧闭了双眼。

 

艮墨池仿佛丢了魂一般向外跑去,他就知道,他就知道,灰姑娘的幸福来得太快,终究不会长久。

 

 

 

 

(十五)

艮墨池窝在乡下的小屋里,精神恍惚。

 

白姨先行找到了艮墨池,安慰他道:“回去吧,毓府到底是你的家啊。”

 

“我不要!我不回去!”那不是他的家,毓老爷也不是他的父亲,他不要承认这一切。

 

“墨池啊,别怪白姨,白姨也是迫不得已啊……”白姨突然语气怪异。

 

艮墨池抬头错愕的看着白姨,突然心口一疼,之见一把水果刀,正扎在他的心口,这把刀,是毓骁第一次为他削苹果时用的刀。

 

“墨池,对不起”白姨已经疯癫了,“一会就好了,乖孩子,一会就不疼了。”

 

“为什么?”艮墨池语气微弱,他实在想不明白,他跟白姨无冤无仇,她为什么要杀他。

 

“墨池,你知道吗,我真的好爱骁儿,他是我唯一活着的理由。”白姨哭诉着,“可是老爷要认了你,这样骁儿的真实身份早晚会曝光的,当时人们就会知道骁儿并非老爷的亲生儿子,他会失去一切。”

 

“墨池你是爱骁儿的,对吗?”说着擦干眼泪,转身离开。

 

 

 

二十年前,白霜曾生下一个孩子,但孩子体弱多病,这样随时有可能夭折的孩子是绝对不能成为继承人的。当时正是毓老爷争家主的关键时期,白霜只能忍痛把亲生儿子送到乡下一家世代行医的小夫妻手中,并换回了一个健壮的男婴。

 

但白霜身体本就不好,没过几天便死于产后抑郁,这件事也就成了一个无人知晓的秘密。

 

几年后白姨嫁进了毓府,并疯狂的爱上了毓骁。

 

 

“墨池,我爹跟我说,我不是他亲生儿子,我们可以在一起了!”毓骁欢欢喜喜的声音,突然停住。

 

眼前血腥的一幕,让他眼前一黑,险些昏过去。

 

“墨池,墨池,你醒一醒,你醒一醒啊,你别吓我……”他抱着艮墨池的身体,眼中充满了复仇的火焰。

 

他拔出艮墨池胸口的小刀,直奔夜家而去。

 

“毓骁,你怎么来啦!”夜枭很开心,毓骁很少主动来找他,“毓骁,你……”

 

“毓骁,我真的好爱你,能死在你怀里,我死而无憾……”夜枭慢慢的合上眼。

 

“你知道吗,我好羡慕艮墨池,我也好想你如剧里那般唤你一声,先生……”

 

 

后来无意间看到夜枭留下的日记,方知,不论是照片还是订婚宴上那一幕,都是白姨的杰作。

 

但夜枭已死,死在他最爱的人的怀里,带着微笑。

 

 

 

(十六)

据医院的一个小医生说,毓骁总是在医院里痴痴的拉着小医生的手,说:“墨池,好像听你叫我一声先生。”

小医生把手挥开,笑骂到:“痴人。”

毓骁回身拉住另一个小医生的手道:“夜枭,我错怪你了。”

 

他只依稀记得,那年他奔跑在胡同里,在一户人家门前,见到了艮墨池的遗像,“艮墨池,早在二十年前已经去世了。”

 

是戏是真,亦真亦假,毓骁已经彻底分不清了。

 

原来所有的故事,从一开始,早已注定了结局。

 

所有爱恨,在戏终时,早已落幕。



评论 ( 19 )
热度 ( 1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