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酿柠檬团子

永远的天枢子民💚💚,仲孟💚,熊彭💚,执离执,戬杰,钤光,执峰,齐蹇齐,IE,启裘,骁艮,骆墨,夜萧~cp洁癖患者
新欢友卯😉

© 酒酿柠檬团子 | Powered by LOFTER

【骁艮】注定(上)

送给 亲爱的 @阿良  的生日贺文,文笔渣到不忍直视,全文严重ooc,希望不要嫌弃。

私设男男和男女在一起一样普遍。看文时,请一定不要带着脑子。

---------------------------------------------------------------------------------------------

(一)

“先生,我这里有82年的红酒。”艮墨池托着闪着银光的托盘,双手止不住的微微颤抖。

 

玻璃杯中的红酒,仿佛火焰一般,烧灼着艮墨池的双眼,不然为什么他的双眼会止不住的想要流泪呢。

 

毓骁拿起一杯酒,看了一眼艮墨池说道:“曾经,朱丽叶也亲手喂过罗密欧爱情的毒酒。”说罢,仰头,将酒一饮而尽。

 

艮墨池的眼泪终于夺眶而出,喊着:“不要……”可惜一切已经晚了。

 

毒药穿肠,剧烈的疼痛让毓骁眉头紧皱,可面上依然对着艮墨池露出淡淡的微笑。毒药让毓骁渐渐失了力气,倒在地上,艮墨池手中银盘落地,撞击声在此时格外的刺耳。

 

艮墨池紧紧的抱住他,一声声唤着毓骁的名字。

 

“墨池,能死在你怀里,我无憾了……”

 

“你怎么这么傻啊,你明知道,明知道……”

 

“墨池,在我生命的最后,我好想再听你叫我一声,先生……”

 

毓骁的身体一点点变得冰冷,在周围渐渐响起的凌乱的脚步声中,一声枪响,回荡在夜上海的大厅里。

 

(二)

“咔。”导演一声令下,镁光灯散去,毓骁也拍拍身上的灰站了起来,顺手捏了一下身边艮墨池的小手,看到艮墨池羞红的脸颊,毓骁的眼里盛满了化不开的温柔。

 

这个场景是本剧的结尾,凄美而动人的结局,被两人演绎的非常成功。

 

毓骁是有名的偶像小王子,不仅是因为容貌出众,还因为有着过人的演技。

 

而艮墨池不过是一名表演学校的学生。

 

在剧组开拍之前,艮墨池偶然经过另一男主角的试镜外景地,本是觉得这地方很美,想拍几张照片,却被在一旁面试另一个男主角人选的毓骁看入了眼。毓骁拨开身边的面试者,走过来,牵起了他的手。

 

艮墨池吓了一跳,甩开了他的手,问道:“先生,你是谁?怕不是认错了人吧?”

 

毓骁惊讶不已,没想到这个年纪的居然还有不认识他的。于是不死心的又道:“我是毓骁。”

 

“毓骁……毓骁是谁?先生?”

 

毓骁这才确认,对方是真的不认识他。

 

因着艮墨池,剧组将剧本做了小小的改动,只因毓骁说“墨池这名字,很美。”

 

毓骁也索性用了自己的真名。

 

艮墨池喜欢唤毓骁“先生”,或许是艮墨池真的很有天分,也或许是剧中的另一个男主角跟艮墨池很有缘分,艮墨池将他演得出神入化。

 

(三)

民国时期的旧上海,春日。

 

艮墨池饰演的是一所医院的小医生。

 

他正提着药箱走入公馆。身旁不远处,毓骁正跟一群莺莺燕燕打情骂俏。

 

“毓骁,这酒,你是喝还是不喝?”与毓骁关系最好的夜枭将酒举到他嘴边。

 

毓骁不想喝,耍起赖来,自以为潇洒的将酒倒向身后。紧接着便听到身后一声惊呼

 

“先生,你这是做什么?”

 

毓骁回头,便见到身着白大褂的艮墨池,微瞪着他一双好看的杏目,似怒非怒,带着孩纸般的天真,雪白的衣服上酒渍红的刺眼。

 

毓骁一时间看的痴了,傻傻的就要用手帕去擦他胸部的污迹。

 

小医生顿时羞红了脸颊,慌忙后退。

 

一旁夜枭不悦的问道:“你是谁?来做什么的?”伸手拉过毓骁。

 

艮墨池定了定神,正色道“我是来给毓老先生检查身体的。”说罢,匆匆转身,向房间走去。

 

毓骁的视线牢牢的追随者艮墨池的背景,呆呆的望向他离开的方向。

 

夜枭面上笑意盈盈的调笑道:“怎么,看上他了?”心中却止不住的咒骂。

 

夜家与毓家本是世交,毓骁和夜枭也是所有人都看好的一对。

 

而戏外夜枭和毓骁也合作过几次戏,两家同样是世交,夜枭本以为另一个男主非自己莫属,没想到却因为毓骁的一句话沦为了配角。

 

 

毓老先生病得很重,院长便派艮墨池来公馆精心护理。

 

毓骁索性也不往外跑了,天天跟在父亲身边,看艮墨池忙来忙去。

 

每每触及毓骁的目光,艮墨池总是忍不住红了双颊,呻怪到:“别耽误我工作。”

 

而毓老先生也总是看着艮墨池笑眯了眼,说着:“若你是我亲生儿子该有多好。”

 

(三)

天气从春天渐渐到了夏天。

 

午宴时,毓骁总喜欢在桌下偷偷去牵艮墨池的小手,一开始艮墨池总是慌乱的挥开,可过一会,毓骁又会偷偷的握上来,时间长了,艮墨池便也随他了。

 

这天,艮墨池跟毓老先生说:“老先生,既然你的病已经差不多好了,下周开始,我便不用来了。”

 

说完,只觉得桌下握着他的手捏的他生疼。耳边传来毓骁的低语:“我喜欢你。”

 

艮墨池低下头,垂下眼,只因他知道此时他面上定然灿若桃花,眼里全都是快要盛不下的幸福。

 

“艮大夫是很热吗?脸红的都快比上盛放的桃花了。”忽然,不远处传来毓夫人冷冷的嘲讽声。

 

毓老先生重重的咳了一声,愤怒的看向毓夫人。

 

“看来我在你们父子心里还不如这个才来几个月的小大夫。”边说边用手帕拭泪,好不委屈。

 

毓老先生拍桌而起,怒斥道:“你这是说的什么话,墨池我可是打算收为义子的!”

 

艮墨池起身,不卑不亢:“感谢毓老先生的青眼相待,但墨池福薄,受不起。既然您的病已好,便没有我什么事情了,告辞。”

 

 

 


艮墨池的离开仿佛带走了毓府的欢声笑语。

 

一日,夜枭来到毓府,手中挥舞着几张票子。“伯父伯母,我爸爸晚上要在我家开舞会,到时候你们一定要来捧场,毓骁,你也要来~”说着把票分别递给了毓老先生,毓夫人和毓骁。

 

夜家是上海数一数二的大家族,即使是毓家,也不敢怠慢。

 

毓骁无所谓的道:“知道啦,知道啦,我会去的。”

 

待夜枭心满意足的走后,毓骁随手把票放在桌子上,转身离开了家。

 

(五)

 

拍摄完结局后,便只剩下几个的场景需要拍摄。

 

外景地选在了美丽的桃花溪谷。

 

艮墨池赤脚在溪水中奔跑,他要逃离这片山谷,逃离他可悲的命运,可是他又一次失败了。他扭伤了脚,跌坐在水里,像一只斗败的公鸡。他逃了无数次,失败了无数次,终于让他学会了屈服这两个字。

 

身后,一个男人拉起他,劝道:“小十二,你是逃不了的,跟我回去吧。”

 

艮墨池默默的点了点头,认命的跟着男人走了回去。

 

在山谷中经历了五年非人的生活,最终使他从一个你没有姓名的小十二,蜕变成了闪耀夺目的艮墨池。

 

 

 


桃花溪谷中的另一场戏。

 

毓骁骑着单车,载着艮墨池飞快地穿梭在桃花林间。艮墨池紧张的从后面紧紧抱住毓骁的腰,叫到:“慢点!”毓骁只觉得一丝丝暖意,从腰间直达心房。

 

突然单车被一块石头绊倒,毓骁赶忙回身将艮墨池抱住,两人双双滚落在草地上。

 

“别怕,别怕,有我在。”毓骁抱着艮墨池柔软而纤细的腰肢,目光灼灼的看着艮墨池的娇颜。

 

艮墨池脸上一片绯红,笑骂道:“放开我,居然乘机吃我豆腐。”

 

毓骁看着眼前的青年,面容端庄,眼含秋水,双唇微微嘟起,一瞬间让他心神摇曳。不自主的缓缓俯下身。

 

艮墨池微微颤抖着,惶恐而甜蜜的闭上了双眼。

 

青山绿水间,他在他唇角留下一个轻吻,便是长久的凝望,这样好的男子,毓骁舍不得让他沾染一丝凡俗。

 

(六)

导演仿佛也被气氛所感染,竟然忘记了喊“咔”。

 

艮墨池悄悄地在毓骁耳边说道:“先生,这是我的初吻。”

 

毓骁回想起刚刚艮墨池的反应,心道,难怪。又想起自己戏里戏外都不知跟多少人接过吻,心中竟涌现出一丝自己配不上他的感觉。

 

导演和剧组工作人员陆续离开,独留他们两人,希望他们可以找到些灵感。

 

“墨池,杀青的时候,我要在剧组所有人面前牵起你的手。”毓骁在艮墨池耳边轻轻的承诺着。

 

若说不感动,那是骗人的,可艮墨池也不清楚自己对毓骁到底抱有怎样的感情。他感谢上天让他和毓骁相遇,让毓骁爱上他。可是他又很怕,这幸福来的太快,快到不可思议,快到......让他不敢接受。

 

“墨池,怎么了?”艮墨池眼中的忧伤看得他快要心碎。

 

“我就是觉得,有一天,你会如剧中一般,离我而去。”

 

“不会的,我一辈子,都会一直一直的陪着你。若我离开你,便让我落得同剧中一样的结局。”

 

“不,我不允许你死,不许说胡话。”他用手捂住毓骁的嘴。

 

两人都未曾注意到,树丛中,一双充满怨恨的眼睛。

 

(七)

 

公司。

 

毓骁的经纪人拿着一沓照片愤怒的冲进办公室,“你知不知道,你和艮墨池的绯闻已经被炒的沸沸扬扬的?!”

 

“这不就是你们想要的效果吗?”毓骁不以为然。

 

“你是偶像,你怎么可以有绯闻呢?你知不知道这会毁了你一直以来的形象!”

 

毓骁打着哈欠,边走出房间道:“大不了,我就回去做我的毓家大少爷!”他是谁?他是毓家大少爷,毓家未来的继承人,他想要的人,没有人能拆散他们!至于娱乐圈,他才不在乎。

 


评论 ( 8 )
热度 ( 1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