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酿柠檬团子

永远的天枢子民💚💚,仲孟💚,熊彭💚,执离执,戬杰,钤光,执峰,齐蹇齐,IE,启裘,骁艮,骆墨,夜萧~cp洁癖患者
新欢友卯😉

© 酒酿柠檬团子 | Powered by LOFTER

【刺客一考据】原刺客二剧情无责任猜想(下)

一直潜水:

第一部的结尾,公孙已经献策利用白绿灭国的红利暴兵,意味着紫国很快能够获得再战之力;而狗国吞并了白绿之后,从地理位置来看,下一个目标也必然是紫国。那么接下来紫国和狗国之间的冲突,将是第二部前期最主要的剧情。而且在第一部中,紫国的设定出的比较多,乾坤也都是老人物,几个指向人物关系的卦也确定下来了,因此相对比较好推。那么就从紫国开始推剧情。
首先来看乾坤两卦。乾卦九四是一个缓冲,“上不在天,下不在田,中不在人。履重刚之险,而无定位所处,斯诚进退无常之时也。”而且很多易学家注解中都提到这一爻是乾卦的“革变”之时。要是编情节的话,公孙吐便当以后也许会以假死为由,藏身暗处一段时间,同时为紫国谋划。但不管怎么编,第一部的便当假死情节,就给这段最难编的“或跃在渊”铺平了道路。
而坤卦的九四,也是一个缓冲,“括囊无咎(括结否闭,贤人乃隐;施慎则可,否泰之道),慎不害也”,朱注也提到了“时当隐遁”,大概就是暂时隐退而避祸的意思,应该说正好是第一部的结尾(说实话第一部不这么编,我都有点想不到怎么从六三的“或从王事”,一下子跳到六四退隐的,然后六五又出来了ORZ)。隐遁复出之后,按上面的分析,坤应该投靠了紫国。
结合否卦九四,王弼将“有命无咎”的“有命”解释为阳对阴有命令,如果按照这个写,大概在这个隐退的时间段内,乾会委托坤帮助自己做一些事情。如果按朱熹解写,“有命”是“有天.命”,这样的话,这一爻就是很泛泛的吉凶之论,揭过不提。
乾卦真正的好时运在于九五,飞龙在天,可以说是大吉了。巧的是,坤全卦最好的时运也在六五,黄裳元吉(黄裳指的是黄色的下裳,指的是尽美于下的意思,不要望文生义)。这应该也是紫国国.运的顶点了。对应在情节里,紫国在灭国前,面对狗国的确会大翻盘一次,甚至于达到全剧紫国疆.域和实力的巅峰。紫国对狗国的反击,应该是大胜了。这一点同样可以参看乾上离下的同人卦九五,“大师相遇,言相克也。”(师是军队的意思,不要望文生义……)而九五时,阳爻“居中处尊,战必克胜”,故应当是乾胜了。
然而乾坤的上爻却都是凶,而且比较麻烦的是,并非战败身死那种简单的凶法。坤卦上六,“龙战于野,其道穷也”,何解?无论在易经本身的卦辞,还是在易学家的注解里面,都有非常详尽而统一的阐释,“阴之为道,卑顺不盈,乃全其美,盛而不已,固阳之地,阳所不堪,固战于野”,“阴疑于阳必战”,“阴盛之极,至于阳争,两败俱伤”,“犹未失其阴类,为阳所灭”。唯一一个问题就在于,本剧中的阴疑于阳,会是坤(全阴)疑于乾(全阳),还是臣疑于君?按照一般通解是臣疑于君,结合本卦主要表达的内容也是这样。再参看一下描述乾坤关系的否卦(第一部走了前三爻)。这一卦不好解,在句义的解释上,易学家之间分歧较大,但是大致吉凶上是没有歧义的。应该说否卦从九四无咎开始应该是越来越吉的,上九更是“先否后喜”,没有给两个人相争至死的空间。至于为什么不能是坤上乾下的泰卦,泰卦上六的确是“断头一刀”,但是泰卦的格局是前五爻大吉,最后一爻凶,这就和第一部两人产生隔阂完全对不上了。终究是否卦的格局切合剧情。所以排除乾坤相争的可能性,只可能是君臣相疑。大抵在情节中,坤在紫国势力大幅扩张后,借以获得了自立(或复国)的能力,因此招致了陵光的怀疑,最后这种怀疑演化成了紫国大规模内斗的导火索。最后两败俱伤,而坤更惨,大概是必死了。
乾卦上九,“亢龙有悔”,何解?这个解释也很统一,“贵而无位,高而无民,贤人在下位而无辅(贤人虽在下而当位,不为之助),是以动而有悔也”,“夫以刚健而居人之首,则物之所不与也”。放在情节里,我觉得乾后期的官位会相当高,甚至于出将入相(丞相+上大将军?拿这位的剧本也行啊23333不要打我23333),真正的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但手下人鱼龙混杂甚至于派系争斗,在政治倾轧中被拉下了水。还有一个关键因素——在最危难的时候,本来有处于下位的贤人可以施以援手,但并没有这样做或者没有赶得及,坐视灭亡。但是乾的结局应该要比坤好一些,“悔”在易经中就相当于小凶。按孔颖达的注解,乾是大德君子,所以遇到危难,也仅限于小凶而已,不至于大凶。所以我觉得坤应该会死,乾也许不会死(或者只是不会被别人弄死?),大抵被迫下台而已。总之这两人结局要有区别。
对于乾卦与坤卦,还有一句很经典的注解:“乾吉在无首(不居人之首),坤利在永贞。”反之则凶。可以参看。综上,紫国灭国的根本原因,是内争无疑。
我和基友聊天,说到这个结论的时候,猛然想起自己在历史考据篇里随口胡扯的“紫国可能拿了赵国的剧本”,惊了。历史上,赵国是如何灭国的?《史记·赵世家第十三》:“七年,秦人攻赵,赵大将李牧、将军司马尚将,击之。李牧诛,司马尚免,赵怱及齐将颜聚代之。赵怱军破,颜聚亡去。以王迁降。八年十月,邯郸为秦。”赵国同样亡于内斗(准确地说是离间计)自毁长城,李牧司马尚一诛一免,才有秦国灭赵。
说实话,那时我只是因为紫国用了不少赵国的典故,所以随便一扯,根本没有深想,也不认为紫国就真的会按赵国的剧情走。因为按编剧的思路,历史典故只是随手拿来填充情节的,玄学典故才有预测意义。但是结合卦象分析这么一看,说不定编剧早就想好了紫国的全部主线剧情。
【既然说到这里我就多编两段,胡扯,可以跳过了】历史上赵国杀大将自毁长城的原因很单纯,就是秦国的离间计(所以真实历史有时反而简单粗暴得令人发指——正好本剧中你离专业离间三十年,多合适啊,计谋就直接抄史记好了……),但是这段戏如果要写的好看,离间计只能当做其中一个小因素来写——在紫国势力陡然扩大,外部压力突然消失之后,随之暴露的复杂的内部矛盾才应该是内.斗的本质。最好找一些历史上经典的政.斗戏,综合参考,说不定能写的特别精彩。
大概想了想,紫国那场大胜可能的战果是什么呢?狗国老家不可能输。也不可能把原白绿的地盘都输给紫,这样输太惨了,很难翻盘。而且紫国要是五分天下有其三(应该远大于三了),离统一也不远了。要是单输了白国之地,那就相当于拦腰截断了,而且白的地理位置好比荆州,战.略意义很大,输了这一块,狗国后面也相当困难了。所以,狗国吐出来的,只可能是没有被完全消化掉的附属国绿国。这样一来,紫国据原天璇、瑶光、北钧天(对着地图看第一部剧情,钧天在玉衡故道剧情前就被三国给就近瓜.分了。北钧天至少西侧是紫的,看四国联军时的取道问题可知。我觉得在紫狗两国决战时,紫国为了博取身后黑国的支持,不是没可能让一部分钧天给黑国,这样黑国也解决了出关困难的问题,后面会比较好写)、天枢,一跃而为中垣霸主,其余两国一时难撄其锋芒,这才给内斗提供了充分的平台。
拿回绿国之后的方方土,难免没有借机自立复.国的想法,但可能在还未付诸实施,或是在暗中策划阶段,就谣言四起,传到了朝中。公孙为了确认事实,调停双方而奔走,甚至出于信任,在紫王面前为土作保,可能在这个拉锯的过程中被手下人拉下了水(可能还有其他事件的共同作用),在派.系倾.轧中被免职。这时紫王可能还想用怀柔手段,调土回朝,但土为了避免落入韩信的下场,已经是不得不反了,因此背水一战,最终被灭。紫国经此一斗,国 力大减,导致最终被翻盘。【大概串了一段,纯属胡扯】
乾离上九,措辞比较平,但是BE无疑了。“同人于郊(郊,在野之内,但荒僻无与同耳),志未得也。”“虽无悔吝,亦未得其志。”
后面的剧情就比较麻烦了。狗国有一个新人物,而黑国第二部的剧情,几乎全要看两个新人物的卦象。那么就从三个新人物的人设入手,推一下可能的剧情。
艮,我不排除他是新人物的可能性,但可能由于我先入为主,按照卦辞想象人设的时候,总是无法跳出庚辰的既定形象。艮卦最具特征的描述就是“艮其背(目无患也),不获其身(所止在后,故不得其身也)。行其庭,不见其人”——以我匮乏的想象力,实在想不出比庚辰这只鸽子精更符合这番描述的人设了。按艮的彖辞,这可能是一个始终处在危机四伏的环境中的人物:“上下敌应,不相与也,是以不获其身。”但因为“行其庭不见其人”,所以“无咎”。爻辞中,初六没什么太大意义,从六二到九三逐渐走入大凶,六二“艮其腓,不拯其随,其心不快”“不拯其随,未退听也”,都意味着这个人物将和自己的同伴因为某事而产生冲突。九三最凶,“艮其限,危熏心也”,限即腰部,王注的解释是“施止体中,其体分焉,体分两主,大器丧也”,要是用剧情表现这一爻的话,可能这个人物有两个主君,各有命令彼此冲突,所以“至中而列(裂)矣”。从六四开始转危为安,大抵找到了自己的位置,“得其所处,故不限于咎也”。之后就基本是一路坦途了。
如果是庚辰的话,那么他的两个主君,一个是离,还有一个会是谁呢?或许不是狗王,因为你离如果不再跳反,离和狗王的目标基本是一致的,大概不会冲突到这种程度——这个就基本猜不到了,但我以为,这一点可能会给第一部结局切了一半的献剑戏做出解释。但不管怎样,他最后选择的主君,应该是离(后面有分析)。
(顺说,我本来觉得庚和艮谐音有点牵强,但是想到编剧第一部就用过相似的蹇宾=监兵的谐音,可能编剧有些方言口音吧,前后鼻音不大分。)
巽这一卦本意是命令。主要的人设特征点在于彖辞“刚巽乎中正而志行(以刚而能用巽,处乎中正,物所与也)”,而“柔皆顺乎刚(明无违逆,而得小亨)”,上下人等,至少在明面上,都听从其命令。因此,我觉得巽卦可能会设计成一个顶梁柱一样的决策型人物,而且相当有威望。从巽卦初六“进退,利武人之贞(成命齐邪,莫善武人,故‘利武人之贞’以整之)”来看,这个人物最初应该因军事相关的行动而登上舞台,可能所在国政局最初稍有混乱(“进退疑惧”“处令之初,未能服令者也”),但其人手握兵.权坐镇朝.廷,从而制止了可能有的混乱,就比较符合这一爻的描述。所以,这个人物要么设计成纯武将,要么设计成文武双全的人物。九二是吉,但这一爻的吉略为被动,而且原文比较神棍,朱熹引申了一下,除了句子本意所指的情况,也包括在较为不利的处境下,能用比较柔和的手段达成自己的目的,所以得吉(“能过于巽,而丁宁烦悉其辞,以自道达”),感觉都比较泛泛。可能黑国的第一次吉就是较为被动的小吉吧。九三开始走入小凶,“以其刚正而为四所乘,志穷而巽,所以吝也”,受他人掣肘,做事达不到自己的目的,但是还好。从六四开始逐渐走出困境,并且建功立业(“田获三品,有功也”,如果诸侯田猎在情节中引申为对外作战的话,那就相当于对外取得胜利),九五是大吉,“无不利”,相当扬眉吐气了。然后结局大凶,“过巽失正,丧所以断”,太过听从命令所以失去了自己的判断力,招致大灾。对比了两版注释,这一爻的解释高度一致,完全没有歧义。作为八卦结局爻辞和坎一样差的一个人,最后肯定要死,不死不客观。
话说这个人设是不是不太适合狗国的朝.堂环境?感觉狗王自己就是这样的决策型人物,不大需要第二个了——那大概只有给黑国了。
兑,这个字的本意是“悦”(就是通假字)。彖辞和象辞比较泛泛,感觉无论是“刚中而柔外”还是“顺乎天而应乎人”,都不大能构成特别有特征的人设,姑且从“说(悦)以先民,民忘其劳;说以犯难,民忘其死”出发,勉强设定成一个比较能笼络民心的人吧(我觉得这个也挺符合黑国国.情的),其他就听凭编剧自由发挥了。从爻辞指向的情节来看,这可能是一个介于正直和邪佞之间的人物,有时候比较搅屎。初九九二都是小吉,初九很泛(“和兑之吉,行未疑也”),九二也比较泛,就是单纯的运.势。这个运.势或许可和巽的第一次吉对照来看,应该就是黑国国.运上的小吉。六三“来兑之凶,位不当也”,朱注“阴柔不中正”,王注“邪佞者也”,都认为这一爻是因为六三自身不正而招致了祸患,结合巽九三受人掣肘的小凶,我觉得可能在相关情节里,兑就起到了这样一个对巽有所掣肘的作用,应该会围绕两个人之间微妙的小冲突展开。九四因为“闲(防)邪介(戒)疾”,又回到了吉兆,“商兑未宁,介吉有喜”,原本在中正和柔邪之间“不能决”,幸而“质本阳刚,故能介然守正……如此则有喜也”。上下勠力同心,故而黑国迎来了第二次大吉。大吉之后,兑又陷入了小人君子之争中,开始走入凶兆,“孚于剥,有厉(信于小人而疏君子)”,最后上六国灭退隐。
黑国是何时加入到天下争霸当中的呢?抛开卦象不提,最懒的写法是等到最后,紫国灭了以后被狗国吞并,这也就是前蜀的历史剧本。但是这样戏不好看,执明也很难有机会“一鸣惊人”。第一部五国争霸,一国划水并不影响精彩度;第二部三国志,两国两国单玩太无聊了。三国志的原则是联弱抗强。所以本剧黑国的大致策略可能是,先联紫对抗狗国(但因为地理位置原因很难出大力,好处也基本都被紫国捞走),紫国大胜后强弱对比改变,所以联合狗国瓜分了内斗后外强中干的紫国,最后和狗国打天下二分之战,输给狗国,逐步被狗国吞并。为了加快剧情节奏,可以安排狗国和黑国打那种押上大多数兵力,硬赌国.运的大决.战,输了就一败涂地,很难翻身。
如果按照这个剧情来,那么黑国第一次小吉,就是联紫打狗国的战果,之后在紫国实力如日中天的阶段,可能陷入自身的一些小问题,内外发展略受制约,之后大吉就是联合狗国瓜分了紫国,取得了二分天下的资本。最后大凶是败给狗国。大致可以和卦象对应上,所以姑且通过。至于有些细节问题,比如黑国因何契机加入争霸,这种细节卦象里是看不出来的,只能靠编剧自己动脑子解释。
再来核对一下狗国的剧情。根据离艮两卦,狗国大概的运势是先凶后吉,对应上面猜的剧情,转折点就是紫国内乱。之后取紫国,战黑国,直至统一都是一路坦途。但是看离卦,狗国这段凶可能不只是战败这么简单,可能也包括一些内部斗争在内。离卦九四走了一半,一开始锐意进取(看考据篇吧……),之后因此自取其祸,越走越凶,以至于“违离之义,无应无承,众所不容”的地步。大概离第一部背后捅刀,卖四国联军的事实大白于天下,所以不容于中垣;而大败于紫国的一些决策失误,又使狗国众臣不满于这个外来户,不容于狗国。
六五前半段也是凶,“出涕沱若,戚嗟若”,“下刚而进,将来害己”,是前一爻的延续,不仅为众人所不容,而且几乎为手下人所害(“将来”二字表明没有实施)。但最后因为有他人施以援手,终于得以摆脱困境——“六五之吉,离王公也(依附于王公的意思)”。这个“王公”,会是狗王?夜枭?艮卦在两个主君之间徘徊不决的剧情,应该也要集中放在这一段表现了。但总而言之,艮离两卦反映出的“凶”,都是个人相关,没有反映出狗国有大规模内斗的迹象。所以,狗国在第二部应该还像第一部一样,朝.堂基本铁板一块,即使有内斗,也主要是针对离这种外来户的,没有内耗,所以能取天下。
我觉得上述这些大纲情节,可能是符合卦象的唯一解。我大概推过几种相反的情形,包括离艮跳反回去的情形,貌似在卦辞上总有无法自圆其说的地方,不会左右逢源。不过我思路有限,欢迎大家提出反对意见。
最后,通过表现人物关系的卦象,再推测一些可能有的剧情。
除去第一部已经确定的乾离同人和乾坤否(上面都分析过了,不再重复),第二部六卦组成的复卦有以下这些:
乾巽 乾上巽下 姤  巽上乾下 小畜
乾兑 乾上兑下 履  兑上乾下 夬
乾艮 乾上艮下 遁  艮上乾下 大畜
坤离 坤上离下 明夷 离上坤下 晋
坤巽 坤上巽下 升  巽上坤下 观
坤兑 坤上兑下 临  兑上坤下 萃
坤艮 坤上艮下 谦  艮上坤下 剥
离巽 离上巽下 鼎  巽上离下 家人
离兑 离上兑下 暌  兑上离下 革
离艮 离上艮下 旅  艮上离下 贲
巽兑 巽上兑下 中孚 兑上巽下 大过
巽艮 巽上艮下 渐  艮上巽下 蛊
兑艮 兑上艮下 咸  艮上巽下 损
根据第一部的经验,编剧至多只会从中选择最重要的三四条线写,而且每条线都是二选一……那这岂不是分析不下去了!好吐血。
做点排除法。首先,去掉那些卦的内容就和本剧内容偏离极远,让人无从下手编故事的。这类卦有履——“履帝位而不咎”,临——“大君之宜”(这种内容中包含称帝的……就不要给编剧找麻烦了),家人——“男女正,天地之大义也”(哈哈哈哈哈哈哈)。其次,因为这些卦表现的是两人之间的关系,所以爻辞中至少要涉及两个人,那些只可能指纯粹的单人运势的就排除掉,这类有升、谦、蛊。最后,去掉那些上爻明显和人物结局相差极大,不可能安插进剧情里的卦,这类有大畜(“何天之衝,道大行也。”乾艮是敌对方,而且应该没联过手,但本卦几乎全为吉。上九更是大吉)、鼎(“大吉,无不利”,离巽是敌对方,而且巽那么凶,无不利的吉爻在上太尴尬了)、旅(“鸟焚其巢,旅人先笑后号咷,丧牛于易,凶。”离艮在同一势力,而且是最后的赢家,两人的上爻也都还可以,不会有“鸟焚其巢”这种意味着无处容身的爻辞)、革(“君子豹变,小人革面(小人乐成,则变面以顺上也)。”感觉只能用在同一势力的两人身上,而离兑是敌对方)。
排除之后,列表变成了这样:
乾巽 乾上巽下 姤  巽上乾下 小畜
乾兑 兑上乾下 夬
乾艮 乾上艮下 遁
坤离 坤上离下 明夷 离上坤下 晋
坤巽 巽上坤下 观
坤兑 兑上坤下 萃
坤艮 艮上坤下 剥
离兑 离上兑下 暌
离艮 艮上离下 贲
巽兑 巽上兑下 中孚 兑上巽下 大过
巽艮 巽上艮下 渐
兑艮 兑上艮下 咸  艮上巽下 损
这当中,必须要写的是同一势力内两卦的关系,因为两人必然有许多交集。除了否之外,这里离艮只能用艮上离下的贲卦,巽兑要在大过和中孚之间抉择。两卦都可用,且吉凶走势基本相同,这里主观一下,我觉得中孚卦可能更好,九二上九的爻辞都可能指向非常漂亮的情节,而中段六三又有相争之辞,符合两人单人卦的剧情。这么一来,就已经是四条线了。第一部编剧也只拉了四条线(无妄不算),剩下的至多再选择一两条线,太多就超出剧本容量了(因为还有君臣关系之类的线要写)。
先看一看艮上离下的贲卦。贲,是装饰的意思。初九,“舍车而徒,义弗乘也(居于无位,弃于不义,安夫徒步以从其志也)。”六二,“贲其须,与上兴也(循其所履,以附于上)。”九三,“永贞之吉,终莫之陵也(居得其位,与二相比……永保其贞,物莫之陵)。”如果艮真的是庚辰的话,我觉得前三爻在第一部已经基本演完了。基本是两个人相识至共事的过程,基本没有什么矛盾,很是和谐。六四开始突变,这一爻也最为复杂,可能涵盖了大量的情节,“贲如皤如,白马翰如,匪寇婚媾。六四当位,疑也;匪寇婚媾,终无尤也。”这句的意思大概是这样的:“有应在初,而阂于三为己寇;虽二志相感,不获通亨。欲静则疑初之应,欲进则惧三之难,故或饰或素,内怀疑惧也。”——结合艮卦自身在两个主君间徘徊的情节,这一段大概就描述了这种进退两难的情形——我心虽然与一人相通,却有另一人横亘在中间,无法跨越,想要维持现状,却无法放弃自己与对方的感通;想要不顾一切,却畏惧眼前的重重困难,所以只能犹豫不决。“鲜洁其马,翰如以待,虽履正位,未敢果其志也。”——梳洗好我的白马,等待时机。“三为刚猛,未可轻犯,匪寇乃婚,终无咎也。”——我不能去正面挑战横亘在两人之间的障碍,只好等这困难自行退去(放弃),才前去与意中人结合,这样终能获得善果。
这段爱情(??)故事有点感人啊(吸气)。所爱隔山海,山海不可平啊。至于艮的两个主君,谁是三,谁是初。因为这卦是讲艮离的关系,所以从后两爻都是吉兆看,这一爻里艮选择的主君只能是离,这个故事才能写的下去。六五上九都是比较泛泛的吉,而且爻辞都包含了洗尽铅华的意义在内,看来这二人的关系最后也是比较好的。
【这段是瞎脑补】其中,上九的爻辞特别简单:“白贲无咎,上得志也。”白贲,就是白色的装饰。这个意象,在剧情中要如何表现?或者只取一个泛泛的吉凶,不管意象?从注解看,古人可能也觉得白贲有点过于素了——“以白为饰,而无患忧,得志者也。”(这也印证了艮离是胜利者)所以我突然开了一个脑洞,因为艮要承担全剧最后一场戏,所以我一直想不通要给他编什么戏,才能显得不累赘突兀,还比较有意义。所以看到这里,我忽然觉得会不会离卦无咎取的是国家无咎,个人悲剧的写法:离在天下统一之后自杀身死,还了他所亏欠的人的债,于是艮送离的棺椁回瑶光下葬。所谓白贲,就是白色的丧服。这就是全剧最后一场戏。←啊这个脑洞开的也太大了,随便扯扯而已,不要理。
再来看巽上兑下的中孚卦。孚是信义的信,中,或解作内心,或解作中正。初九,“虞(专)吉,有它不燕(安宁)(为信在始,而应在四,得乎专吉者也,志未能变,系心于一,故有它不燕也)。”大概会写成那种仰慕而专一的关系,甚至于一个人是另一个人的理想,类似这样。九二这一爻相当美,爻辞本身就可以作为一段情节:“鸣鹤在阴,其子和之。我有好爵,吾与尔靡之。其子和之,中心愿也。”初九九二都是吉,用在两人的关系上,应该可以写得非常美。六三六四转入相争,“得敌(三居少阴之上,四居长阴之下,对而不相比,敌之谓也),或鼓(以阴居阳,欲进者也,欲进而阂敌)或罢(四履正而承五,非己所克),或泣(不胜而退,惧见陵侵)或歌(四履乎顺,不与物校,退而不见害)。”基本就是两人相争的全过程了,根据上面分析的人设,这里三应该是兑,四应该是巽。兑开始挑战巽的地位,但是最终并没有得手,只得放弃,并且担心巽会回头报复,但是巽并不计较这些事情,所以选择了原谅(?),大概这样。六四基本是六三的对应,“马匹亡,绝类上也(若夫居盛德之位,而与物校其竞争,则失其所盛矣,故曰绝类而上。履正承尊,不与三争,乃得无咎也)。”九五应该对应的是黑国最后一次吉,“有孚挛如(牵连不绝),位正当也。”虽然暂时平息了相争,但两个人的关系已经不可能恢复到过去了,所以仅仅“无咎”而已。上九是凶,也很有意思,“翰音登于天,贞凶。”——这句话的解释是“居卦之上,处信之终,信终则衰,忠笃内丧,华美外扬,故曰翰音登于天也。翰音登天,正亦灭矣”。最后还是BE了,而且这个BE的路线,也比较符合上面分析的人物命运和人设。可能不知内情的外人,还以为这是一段值得叹扬的佳话,但实际上外为金玉,内藏败絮,不复从前。有点带感啊。
剩下原剧本究竟可能会写哪几条线,这就是没办法猜的事情了。大概扯一扯。我觉得乾巽可能会有,毕竟是两国的领袖人物,应该会有交集,如果写乾巽,姤卦可能性较小,因为全卦是毫无波折的凶,但黑紫两国毕竟联过手,不至于全卦皆凶。小畜卦倒是很合适,“唯能畜止九三,所畜狭小。”从六四“上合志”开始,和紫黑两国的国家关系发展完全重合(有趣的是,九五“有孚挛如,富以其邻(不独富也)”,正好和上面瞎猜的紫黑合兵打狗国之后的“分赃”情况相合了)。既然如此,前三爻就比较有意思了,初九九二都是吉,九三居然有一次“反目”,这段会是怎样的情节呢?莫非公孙隐居时期坑过一次黑国?又或者这二人早已相识,这段会写少年时的经历,放在回忆杀或台词叙述中展现?
兑相关的几条线,要是不写就不写了,写起来的话,都会复杂得惊人。特别是坤兑的萃和离兑的暌,几乎每一爻中都牵扯到好几人之间的关系,爻与爻之间变化也非常多,完全无法想象剧情。感觉兑可能有一个特别复杂的人际关系和经历吧。看艮的关系,我越发觉得他是庚辰——无论是剥还是渐,爻辞中都涉及了进谗言之类的内容(咸也有,不过少),一直让我想到第一部四处送信搞离间的鸽子精……特别是艮上坤下的剥,整个卦辞就是围绕着以谗言害人这个主题而展开的,可以说和上面对紫国剧情的推测很相合了。按这一卦,离间计确实不是坤悲剧的原因,开始还有点作用,六五以后就“终无尤”了——而且并未让紫王信服,最后决定一切的还是坤自己的选择(“硕果不食,君子得舆,小人剥庐”),又是一个纯粹的选择爻。
大概就是这样,欢迎批评指正。


我觉得这个故事还蛮带感的。

评论
热度 ( 193 )
  1. 白露未晞一直潜水 转载了此文字
  2. 酒酿桃花圆子一直潜水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