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酿柠檬团子

永远的天枢子民💚💚,仲孟💚,熊彭💚,执离执,戬杰,钤光,执峰,齐蹇齐,IE,启裘,骁艮,骆墨,夜萧~cp洁癖患者
新欢友卯😉

© 酒酿柠檬团子 | Powered by LOFTER

感谢我家亲亲 @阿良 的投喂,超级好吃~

阿良:

弃墨效应(一)

毓骁×艮墨池
不喜勿入
引号内是墨墨的内心戏和人物对话
弃猫(艮墨池)效应:被抛弃过一次的猫(墨墨)再被人捡(骗)回去就会特别乖巧
这是一只内心戏超丰富的艮喵(我的艮喵就是这个颜色的。理直气壮.jpg)
喵片来源@伊诗拉格 
投喂 @酒酿柠檬团子 


以下正文:

艮墨池跪在天璇王的案前,小臂上的一片暗色在赭黄衣衫上甚是显眼。

但天璇王对此视若无睹,摩挲着战报似笑非笑的打量着艮墨池。

良久,他才开口道:“艮先生对我天璇还不甚了解,望回去后能静心与仲君再学习一番。”
说罢,陵光摆手,艮墨池便被侍卫们客客气气的请到了殿外。

这时候,艮墨池体会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惧。

他明目张胆的在老师面前作弊请求出世的时候没有慌。
他偷袭遖宿失败的时候没有慌。
他出使天权却被扣留的时候也没有慌。
但是现在,他慌了。
因为回到先生那里必定不会再有出仕的机会。

“可怜我艮墨池处处为天璇着想,步步为你陵光受难,就是为了让天璇能外御遖宿,内霸中桓。你陵光为何如此待我?非要我战死沙场才能信任我么!”

一朝饮冰,热血凉大半。
然何以解忧?唯有杜康。

在艮墨池第无数个相似的迷迷糊糊却头疼欲裂的清晨里,一个梳满小辫子的白衣少年意外地出现在了他的门外。

艮墨池先前以为是自己醉酒的幻觉并未在意,打水回房的途中与少年再次擦肩时无意间对上他那热切的双眸。
“那样的情感是我曾经不敢妄想的希望之光。但是现在,我倦了。”

所以艮墨池只是手抖了一下,便毫不犹豫的跨过门槛,优雅的进行梳洗,仿佛门外的少年从未存在过。当艮墨池又把自己打扮成翩翩佳公子的时候,白衣少年不打招呼便进了门。


“艮卿可愿随本王去遖宿做一对千古流芳的名臣明主?”
少年一语惊人,艮墨池先前只认出他发型是遖宿特有,却没想到他是遖宿新王。
“草民曾助天璇王陵光对阵遖宿,遖宿王莫不是说笑了吧。”
艮墨池心中瞬间警铃大作,若是遖宿来找他麻烦倒是情有可原,可这位遖宿王怎么不按套路出牌。
遖宿王见他神色不豫,轻笑道:“艮卿多虑,那次若不是小叔叔提前得了消息告知本王,本王必定血本无归。艮卿如此良才,若能为我遖宿所用,我遖宿不日便能问鼎中桓!”

和毓骁志在必得相比,艮墨池脸色更差了。他极力想要忘掉的被旧主厌弃的恐惧与想要出仕的矛盾在这一刻爆发了。

他后怕。
若是陵光以军令处置他怎么办?若是遖宿报复怎么办?若是慕容离派人暗杀怎么办?
他不敢再信任君王了。他可不知道下次还会不会这么幸运。
“活着,比什么都重要。”他想起先生的嘱咐。

艮墨池皱了皱眉道:“遖宿王谬赞了,草民不过一条丧家之犬罢了,又何来明臣一说?”

“那艮卿正好在遖宿安家,本王定会信任你,庇护你…”

一股清幽的雪莲香钻到艮墨池的鼻子里,慢慢占据了他的意识。艮墨池觉察不对,赶忙把毓骁推出门,靠着门晕了过去。

半个时辰后,毓骁轻轻推开门,将门槛处昏睡着的灰色小猫抱在怀里,带回了遖宿。

评论 ( 1 )
热度 ( 31 )
  1. 酒酿柠檬团子是Lucía不是Lucia 转载了此图片
    感谢我家亲亲 @阿良 的投喂,超级好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