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酿柠檬团子

永远的天枢子民💚💚,仲孟💚,熊彭💚,执离执,戬杰,钤光,执峰,齐蹇齐,IE,启裘,骁艮,骆墨,夜萧~cp洁癖患者
新欢友卯😉

© 酒酿柠檬团子 | Powered by LOFTER

刺客一观剧备考之玄学篇(扯淡)

不明觉厉,分析的太厉害了

一直潜水:

最近吃了一个亲友的安利,去看了刺客一,看剧过程中感觉这剧本相当好玩,于是考据癖发作,一边看一边搜肠刮肚翻书,最后居然扯淡出了七千字。


算是自己看剧时的脑内活动记录,有一点干货,勿认真。先把玄学部分码出来了,历史典故部分回头再说。


至于刺客二我点着看了几集,被新换的编剧给吓出来了,所以不谈任何刺客二相关。




刺客一的人物设定和主要故事走向是根据四象八卦的卦辞和相关典故设计的,主线情节则由各种历史故事填充起来。编剧大概是个用典狂人,虽然有时候过于教条,甚至为了凑合典故,搞出了一些甚为有病的桥段和设定,但就总体而言,还算处理的比较妥帖,将这些复杂的卦辞,都想方设法安插进了一个完整顺畅的故事里,让不懂易经的普通观众基本感觉不到是在用典,确实不容易。


先说说玄学的部分。


主角四诸侯国的国名是北斗七星名,不必多讲。第一集挂掉的天下共主的国名(相当于周王室)取作钧天,“钧天”指天的中央区域,出自《吕氏春秋·有始》:“天有九野,中央曰钧天。”后也引申为帝王。“共主”这个名词,出自《史记·楚世家》:“夫弑共主,臣世君,大国不亲,小国不附,不可以致名实。”此句《索隐》有注:“共主,世君,俱是周自谓也。共主,言周为天下共所宗主也。”唐朝学者读到此处,都要特意作注,说明这个词后来基本已不使用,并非为历朝历代所共用。


主角四国国君的名字是四象的名字,出自三国时代的《北帝七元延生真经》:“左有青龙名孟章,右有白虎名监兵,前有硃雀名陵光,后有玄武名执明。”(这一段本来就是向北斗七星祈祷的经文,用在这里相当合适)剧中除了“监兵”用“蹇宾”谐音代替之外,其他三人的名字都是原文。


四国国君的基本设定对应了墓葬风水中的四种凶兆。玄武藏头(依仗天险不出,自谓安乐),青龙无足(傀儡君王,无人可用),白虎衔尸(穷兵黩武,自蹈其祸),朱雀悲哭(字面意义……为了对应典故,居然安排角色哭了一整季,太丧心病狂了)。最准确的出处应该是《三国志·方技传》:“辂随军西行,过毋丘俭墓下,倚树哀吟,精神不乐。人问其故。辂曰:‘林木虽茂,无形可久。碑诔虽美,无后可守。玄武藏头,苍龙无足,白虎衔尸,朱雀悲哭,四危以备,法当灭族。’”看来按第一部编剧的想法,最后结局大概是全员团灭。


有人说,因为玄武是真武大帝,和其他三个在道教神话中地位不同,所以最后是执明统一。但是我觉得不大靠谱,玄武是真武大帝不假,可书不能只看一半,朱雀还是九天玄女呢(笑死了),准确地说,四象当中,玄武朱雀地位较高,青龙白虎地位较低(相当于门神),所以第一部白绿两国内忧外患,最先亡国,黑紫两国国力较强,家底厚,所以留到第二部再灭,我觉得这个地位上的差异也就体现到这里了。主要这个“四危以备,法当灭族”的FLAG太狠了,编剧辛辛苦苦玩了一部的梗,应该不会拔。


十五集之后参与到诸侯争霸当中来的外族诸侯国遖宿国(非钧天属国),国名取的是南斗星宿的谐音,和这群“北斗”国完全不是一个体系,遖宿图腾为饕餮,《尚书正义》:“缙云氏之後为诸侯,号饕餮也。”《史记》等书中的“三苗”,就是所谓“饕餮”。


古代天文这块我真不懂,一般史书看到天文这块就跳了,所以多的就不扯了……


剧中五个主要臣子的名字是八卦卦名的谐音(四象生八卦),乾(公孙钤)坤(仲堃仪)震(裘振)坎(齐之侃)离(慕容黎→慕容离)。还差三个艮、兑、巽,应该是编剧为第二部出新人物留的余地。剧中人物设定,主要命运走向,以及一些情节的设置,都在很大程度上与六十四复卦的卦辞有关。


 


(易经我全是自己乱看,水平不足,不一定理解得对,不对之处请指正。易经原文是先秦古文,相当难读,需要借助易学家和训诂学家的解释,所以下面除原文之外,会主要引用王弼注作为解释,顺便也参考了其他的一些注疏,如《周易正义》等,反复标注出处比较麻烦,后文就直接引了。完全不参考百度百科之类的网络资料,因为他们可能比我更胡说八道=_=…据说之前有观众拿五行生克推断剧情,貌似推的还挺对,不过虽然这一套也是从易经来的,但跟我学的不是一个体系2333(王弼曰:互体不足,遂及卦变;变又不足,推至五行,一失其原,巧愈弥甚。纵复或值,而义无所取),所以这里就不提阴阳五行相关了。)


《易经·杂卦》有言:“震,起也;艮,止也。”因此,剧中以裘振刺杀共主,钧天分崩离析,天下大乱,作为全剧起首第一段故事。(所以按道理,全剧最后一段故事应该是艮)


裘振受天璇王陵光差遣,卧底钧天,在共主发兵天璇期间,刺杀共主,解天璇之围。正如震卦卦辞所言:“震惊百里,不丧匕鬯。”(殷时以百里为一国,故易经中“百里”指代“一国”。匕鬯均指祭祀用品,“不丧匕鬯”即维持朝廷政权之意)彖辞所言:“出,可以守宗庙社稷,以为祭主也。”天璇因吞并瑶光而引来钧天大军压境,所谓“已处动极而复征焉,凶其宜也”(震卦上六),而上六“虽凶无咎”,在于“若恐非己造,彼动故惧,惧邻而戒,合于备豫,故无咎也”,也完全可与这段剧情对照来看。


易经中各卦卦辞都围绕着描述一类具体的事或物展开。因此,本剧人物的塑造和主要戏份内容的分配上也就相应有了各自的侧重点。比如,乾卦讲的是君子修身立业,坤卦讲的是为臣之道。所以,公孙钤的戏份偏重于开展外交纵横四国,人物塑造也尽量与乾卦中对于君子的描述相靠拢(“君子体仁足以长人,嘉会足以合礼,利物足以和义,贞固足以干事。”),对君臣关系的描写则相当弱化(可能和乾卦的定位有关);仲堃仪的戏份则更偏重于辅佐君王对抗国内把控朝政的世家大族(“含章可贞,以时发也;或从王事,知光大也。”),人物塑造基本是在描写君臣二人从赏识到决裂的过程当中完成的。


另外,卦辞中具体描述的事件过程,在剧中也往往有其对应的情节。比如,坤卦文言曰:“臣弑其君,子弑其父,非一朝一夕之故,其所由来者渐矣,由辩之不早辩也。”剧中,绿国国君孟章在朝政上渐渐开始脱离三大世家的控制,世家深为不满,于是在孟章的药中下了慢性毒药。仲堃仪从边关回朝,无意间闻过药碗,发觉了此事,然而为时已晚,无可挽回。(话说为什么有人觉得是方方土下的毒?这段虽然属于暗线,没有明说是三大世家下毒,但暗示还挺明显的。当然方方土发现下毒以后不仅没有揭穿,还装作若无其事,也是相当酸爽了。)诸如此类,不一而足。


然后说说坎和离。


本剧的五个主要臣子,三个是谋士,一个是刺客,一个是将军。坎卦对应的就是其中唯一的将军。为什么这样设定呢?其实看一下坎卦的彖辞就知道了:“习坎,重险也。水流而不盈,行险而不失其信(处至险而不失刚中,行险而不失其信者,习坎之谓也)。维心亨,乃以刚中也;行有尚,往有功也。天险,不可升也;地险,山川丘陵也。王公设险,以守其国(国之为卫,恃于险也),险之时用大矣哉(非用之常,用有时也)。”这段话基本准确概括了齐之侃的人设。至于“时用”二字,结合情节来看,也很是扎心了。然而,尽管彖辞中有“行有尚,往有功”这样的好话,这一卦仍然是非常凶的一卦。六爻之内,除了起步阶段的九二“有小得”之外,其余五爻都不好,上六更是大凶(“上六失道,凶三岁也”,另外上六从字面意义来看,有被俘、或者牢狱之灾的意思(“系用徽纆”——可参见骆宾王的在狱咏蝉),怪不得编剧非要绕个弯,让小齐先开城投降再自杀,而非直接战死。从纯剧情的角度讲,有画蛇添足之嫌)。剧中,白国和小齐的运势大抵与此类同——除了剧情开始阶段作为反击,连下绿国五城之外(“求小得,未出中也”),其余时间一直在走背运,终至亡国身死。


坎卦象水。剧中最后小齐兵败退守孤城,这座城池,编剧取名叫截水城——这名字起的,简直和落凤坡有一拼。


白国的故事,还要结合国君的蹇卦来看。本剧只有白国国君没有直接使用白虎神君的名字,而是用了谐音,还用了“蹇”这个不常用的字,可能是为了扣蹇卦,参照卦辞来看,很有道理。(话说,上艮下坎曰蹇,艮这个人物无论是第一部的庚辰(是他就圆上了),还是新人物,都得和白国剧情扯上关系,否则这梗就没圆上)蹇卦的彖辞是这样说的:“蹇,难也,险在前也。见险而能止,知矣哉!蹇利西南,往得中也;不利东北,其道穷也;利见大人,往有功也(蹇难之时,非小人之所能用也);当位贞吉,以正邦也。”


蹇卦从表面上来看,比坎要好太多了,六爻都有翻盘的机会,但这是都有前提的,因为蹇卦的吉凶选择权在于自身(“往蹇,来硕”,“往则长难,来则难终”)——所谓前提,除了彖辞中“西南”和“东北”两个方位之外,就是在蹇卦象辞和爻辞中被反复提及的“见险而能止,以待其时”以及“反身修德”。剧中,白国国运的两次重大转折点,一个是选择和位于东北的绿国杠上,最后被绿国搞掉了六成粮食,导致国内陷于饥荒困顿;第二个是采取以战养战方略,以战争转嫁国内矛盾,最佳方案应该是打西南的紫国,却因为决策错误选择了打战力强大的遖宿,导致白国陷入更加被动的局面,正所谓“见险而不能止”,“利西南而不利东北”(其实后来四国合纵,紫国(西南)倾力相助,而绿国(东北)则背盟不助,按兵不动,也是利西南而不利东北)。白国亡国的原因,大抵上述两点,再加上国内政治混乱,一群亡国之臣贪污内斗(“不以五在难中,私身远害,志匡王室……履中行义,以存其上,处蹇以此,未见其尤也”,又是反用其意)——倘若白国不选择对外出兵,而是对内收拾这些把控了粮食的大户,大概结局又或不同,正所谓“除难莫若反身修德”是也。


顺便一提,三国时爰邵给邓艾算出来的著名一卦,就是蹇卦——蹇利西南,不利东北。所以邓艾伐蜀有功(西南),却被司马昭钟会等人给搞死了(东北),可谓非常之准。


最后说说本剧的女……哦不,男主角。


“离”这个字在易经中是什么意思?可千万不要望文生义认为是“离别”“离开”之类的。在先秦古文中,离,通丽,作动词,是依附、附着的意思;也有训诂学家解作形容词,为明亮之意。第一季的副标题叫“离火灼天”,这个词是编剧自己造的,但用法完全正确。而且离卦属火,象为太阳,这个标题堪称一语三关。


离卦象辞曰:“明两作,离。大人以继明照于四方(继,谓不绝也。明照相继,不绝旷也)。”剧中,慕容黎原本是瑶光国的王子,瑶光国国破,慕容黎仅以身免,改名为“离”,装扮成乐师,跑到了天权国继续搞事情的大业。


慕容离有个早死的竹马煦公子,煦意为朝霞,如沈约《梁宗庙登歌》:“悠悠亿兆,天临日煦。”这两人名字起的也真是够配的。


剧中,执明送给你离一处殿阁,起名叫“夕照台”,你离觉得意思不好,改成了“向煦台”(好大一顶绿帽子)。这一小段剧情其实很有意思。夕照云云,对于离卦来说也太晦气了——离卦中象为日落的是爻是九三(只有九三,上九的爻辞与日落完全无关),爻辞曰:“日昃之离,何可久也”,日昃就是夕照——难怪你离不高兴,要改作“向煦台”(误很大),这样一来,相当于从九三进到九四(九四是日再出):“处于明道始变之际,昏而始晓,没而始出。”结合这两爻的内容再去看剧情,就非常好玩。第一部执明和慕容离的冲突点,正在于执明不欲有所作为而慕容离想要有所作为。执明的“夕照”对应的九三爻辞是这样讲的:“日昃之离(“处下离之终,明在将没”),不鼓缶而歌(《庄子·至乐》:“庄子妻死,惠子吊之,庄子则方箕踞,鼓盆而歌。”),则大耄之嗟(“若不委之于人,养志无为,则至于耄老有嗟,凶矣”),凶。”九三提倡安逸取乐,束手无为,若非如此,便自取其祸。剧中执明差不多就是这个观点。九四描述的情景恰恰相反,是进取之爻,但是爻辞相当不好:“突如起来如,无所容也(其明始进,其炎始盛,故曰‘焚如’,逼近至尊,履非其位,欲进其盛,以其炎上,命必不终,故曰‘死如’,违离之义,无应无承,众所不容,故曰‘弃如’)。”九四以进取而招凶祸,原因在于“违离之义”,那么何为“离之义”?离卦彖辞言:“柔丽乎中正故亨”,也就是说,离道在于“中正”,正所谓“离之为卦,以柔为正,故必贞而后乃亨”。结合剧情来说,第一部慕容离的确一直在搞事情,至于有没有做到“中正”二字?那真是只有哈哈哈哈四个字可以回答。第一部结局处,慕容离的剧情远远没有结束,从纯剧情的角度来说,接下来的故事发展还很难预料,人物结局也难以推测。从卦象的角度而言,第一部慕容离的剧情主要就在九三和九四两爻之中(但也并没有走完),如果继续剑走偏锋,不能解决“违离之义”的问题,最终结局也比较惨。但是离卦的吉凶倾向总体还算可以,如果能“离道已成”,走上九的路线(“王用出征,有嘉折首,获匪其丑,无咎”,应该还是给遖宿王或执明当谋士,前者可能性更大),结局应该还算可以,总体来讲比坎这种强的不知道哪去了。这一卦比较适合谋士的定位。反之,走复国路线,自己单干当老板眼看不靠谱,离卦最大的问题就在于“履非其位,不胜所履,以柔乘刚,不能制下”,自己另立门户不是自取其祸吗?


另外强行给编剧挽挽尊,解释一下男主角人设的万人迷玛丽苏倾向。离卦六五:“然所丽在尊,四为逆首(逆道)。忧伤至深,众之所助,故乃沱嗟而获吉也。”


 


易经中,三爻卦任意两个相组合成为复卦。剧中五个臣子之间的人物关系,也参考了组合后复卦的卦辞。简单列几个。


乾上离下曰同人(=_=我信编剧是故意的):“同人,谓和同与人”,“柔得位,得中而应乎乾,曰同人(相应不以邪,而以中正应之)”。钤离这俩人在编剧的构想中,应该算是一见而相知的知音,对手戏各种风雅暧昧,听箫下棋鸿雁传书(当然观众买不买账是另外一回事),但是囿于国别之分,最后只能相杀。可以说非常符合同人这一卦的描述了。这一卦和坎很像,也是一堆好话,到了判断吉凶的爻辞却是各种凶兆,只有九四一爻是吉。“同人不泰”的问题,主要在于“吝道”,也就是“各私其党以求利焉”,进一步的解释是“楚人亡弓,不能亡(忘)楚;爱国愈甚,益为它灾,是以同人不弘。”顺便再扯一下唯一是吉的九四:“乘其墉,弗克攻,吉。(履非其位,以与人争,二自五应,三非犯己,攻三求二,尤而效之,违理伤义,众所不与,故虽乘墉而不克也。不克则反,反则得吉也。)”这么看,如果按原编剧的设想来,第一部结局公孙钤被你离硬塞的便当是必吐无疑了,接下来继续走九五和上九,接着相爱相杀,最后当然是BE。


(至于为什么是乾上离下不是离上乾下,呃……其实……腐女编剧心中的X上X下还能是什么意思2333,本文讨论的是编剧的脑洞,所以要顺着编剧的思路想23333,反过来画面太美不敢看好么)


乾上坤下曰否:“否之匪人,不利君子贞,大往小来。”“小人道长,君子道消也。”剧中,乾坤二人相识于微时(“拔茅茹以其汇,贞吉”),后来被慕容离的连环套所离间,连带破坏了四国合纵的局面(“则是天地不交而万物不通也,上下不交而天下无邦也”,其实这段两个人截然不同的决策,也完全符合六二)。第一部结尾,误会虽然解开,公孙钤却对仲堃仪背主弃君的行径大为不满,不齿与之同列(“包羞,位不当也(俱用小道以承其上,而位不当,所以包羞也)”)。第二部如果公孙钤吐了便当,这两个人之间应该还有很多戏,虽然“否”听上去非常凶,但是走到九五,上九却逐渐成了吉兆(“先倾后通,故后喜也。”),所以我觉得至少单就这两个人的感情线(??)而言,结局会比较好,大概会以真挚友的关系结束。


坤上坎下曰师(其实这俩真心拿不准是坤上坎下还是坎上坤下,不过看卦辞,编剧心中是坤上坎下无疑了):“师,众也。”“兴役动众,无功,罪也,故吉乃无咎也。”坤、坎两个人第一季大半时间都在互怼,各有胜负,结果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绿国也灭了白国也灭了。白绿一开始的矛盾由三国通商,取道白国的争端起(“讼必有众起,故受之以师”),之后就是你来我往的互坑(初六到六三)。后来,因为坎在国内屡遭文官集团排挤,坤试图挖墙脚却一再被拒(“左次,无咎,未失常也(得位而无应,无应不可以行,得位则可以处)”)。最后四国联盟期间,坎为主帅,坤虽陈兵边境,但选择了按兵不动,坐视白国覆灭,结果自蹈其祸(“长子帅师,以中行也;弟子舆尸,使不当也”)。师这一卦相当之凶,几无出路,也比较符合两个人在剧中的关系(上六“小人勿用,必乱邦也”什么的真是爆笑了)。


这应该是剧中臣子之间比较重要的几条线,其他人之间就没什么特别密切的联系了。不过,像既济(坎上离下,“君子以思患而豫防之”,“终日戒,有所疑也”,虽然坎离交集很少,但这一卦还是很符合的,从初九至上六都有可对应的情节)和无妄(乾上震下,其实按正经剧情,这俩真是毫无关系。但是如果要从替身梗的角度讲的话……这卦还是蛮有趣的(诸如“无妄之药,不可试也”什么的2333)。历代易学家对无妄卦的解读存在很多争议,光是卦名,就有“无所希望”“私欲不行”“无虚妄”三种主流解释,我这种渣渣就不胡扯了)也可以对照剧情来看看。


另外编剧可能还玩了错卦的梗。一卦六爻阴变阳,阳变阴为错卦。两错卦之间相反相成。乾坤、坎离各是两组错卦,比如坎死前离去送最后一程,乾死坤哭坟这两段,应该就是故意去凑的错卦。


玄学方面的考据就差不多了。当然剧中还有国师夜观天象这种情节,观出的几种星象应该都是有讲究的,不过和主线剧情无关,我就给忘了,懒得重新回去找了,就这样吧。隐约记得其中一个貌似是“有星出紫微垣”,《史记·天官书第五》:“紫微,大帝室,太一之精也。”记不清楚了勿怪。


至于编剧这么搞,到底就是为了随便玩个梗呢,还是想说这些人都有些来历呢——比如四象八卦星君下凡历劫之类的玄幻剧情,这就不得而知了。第二部换了编剧,就更无从得知了。



评论
热度 ( 508 )